关于动物标本制作师的故事?

 

鸟类标本

 

标本中的一天

31岁的波莉·摩根当动物标本制作师已有七个年头。她的工作室就是她在伦敦东部的公寓。卧室在公寓的最中间,一间没有窗户的屋子,公寓里其他房间则全部被工作占据。

走进摩根的工作是需要勇气的:房间里有一个“棺材”状的箱子,里面是很多正在出壳的小鸡;隔壁一个巨大的卧式冰柜,柜子上挂的黑板列着其中的内容:田鼠、老鼠、白鼬、狐狸、黑兔子、白兔子、小兔子……冰柜的第一层放着小鸡、白金丝雀、金翅雀,第二层属于喜鹊和乌鸦,第三层则是体积更大的老鼠、兔子,其中包括一只孟加拉猫,“有人在街上发现它,看上去很名贵。我有些担忧该不该用它,因为可能有一天一个人跑过来说:‘那是我的猫!’”

底层则放着一只狗和几只狐狸,其中一只狐狸还丢了脑袋。摩根不知道该怎么处置它。她曾试图给自己的狗吃,但它拒绝了。于是一次她借着酒劲想自己动口解决这只狐狸,最终还是被它丰厚的油脂吓退。

就在这个“诡异”的冰柜里,还放着摩根自己的食物,以及她养的两只小狗的狗粮。

动物标本制作师的工作过程谈不上优雅。制作一个标本的基本过程如下:去皮、剥除肌肉、掏空颅骨、嵌入电线制作骨架,最后用钢丝绒和大麻纤维做成身体。对这份工作,摩根异常执着。她一周工作5天,从早上9点直到晚上9点,有名助手每周为她工作4天。摩根还常常在和男友度周末时把工作带去,因为“周末时独自工作感觉有些奇怪”,好在她的艺术家男友同样刻苦。对这个标准的英伦玫瑰来说,不工作的唯一原因是宿醉。

摩根制作的材料多是她在路上找到的死于车祸的小动物尸体。猎场看守人、兽医和鹌鹑养殖者也是她的货源。有时候,她还得面见各种奇怪的人,如冰箱里有80只死鸽子的古怪男人。

有些尸体是买来的,她会在鸟类杂志上刊登广告。购买动物尸体时,摩根有一个原则,那就是绝不付超过活物的价格,她不想导致任何生物因此被谋杀。她最贵的一笔买卖是花400英镑买下了两只白背秃鹫,以完成她的大型标本作品《离去》。尽管如此,她还是因工作收到过动物保护主义者的威胁,为此她不得不在自己的网站上重申立场。

一天入门

喜爱动物,不惧怕它们死去的形态对动物标本制作师来说是很重要的。小时候,摩根和父母生活在农场里,动物的生老病死对她来说很寻常。

动物标本制作师的入门门槛不算高,但练习很重要。拿摩根为例,7年前她只正式上过一天的课便入了门,次年就开始展出作品。

一开始摩根只是想在家里放置鸟类标本当装饰,而eBay上又找不到她喜欢的标本。她便决定自己做标本,找到了苏格兰动物标本录制师乔治·杰米森当老师,学制为一天。“我当时其实是想要看上去就是死了的标本,可是不明白为什么所有标本动物都好像活的一样。”摩根首先找到了约克郡的一位标本录制师,那位标本录制师开设为期一周的课程。自觉空余时间不多的摩根询问能否一天内学会,他傲慢地回答:“这是门艺术,你绝不可能一天内学会做动物标本。”

但杰米森同意用一天的时间教授她制作鸟类标本的基础。她前往爱丁堡,和杰米森一起做了一只鸽子标本,记了满满一本的笔记,还拍了很多照片。“一旦你知道原理,剩下的就是练习。”那之后,摩根在家不断练习,把成果拍成照片发给杰米森,后者则告诉她哪些地方做错了,并给出具体建议。

标本的艺术

虽然从事动物标本制作师的职业,摩根并不喜欢用这个头衔介绍自己,她觉得自己是艺术家更胜于标本制作师。这两者的区别在于,标本制作师的目的是让死去的动物栩栩如生且自然,艺术家却让让它们获得超自然的存在。

摩根的父母并不有钱,不过好在他们都来自富有的家庭,在祖父母的资助下,摩根和两个姐姐上了私立中学。和那些假期去滑雪的同学相比,她们从没出过国,穿的是大减价买来的衣服。后来她在伦敦大学的玛丽皇后学院读了英语文学,拿到了学位却讨厌学校,整个大学生涯连个朋友都没有交到。“我住在学生宿舍,那儿真恐怖。我和别人相处不来,其实我很喜欢喝醉,但不是别人的那种醉法。”摩根说。

但19岁那年,摩根在霍克斯敦一家艺术家云集的酒吧找到份零工,立刻喜欢上那里。她和艺术家们的相处非常融洽,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不也是个艺术家。

于是大学毕业后,摩根顺理成章地成了那家酒吧的经理,搬进了酒吧楼上的公寓。她想用鸟类和老鼠标本装饰房间,于是找到了杰米森,发现了自己的才能。

“我一接触到动物标本制作工作,就知道自己会坚持下去。从第一节课开始我就爱上了它。部分原因是在这一行我很有竞争力,我认识的所有人都是搞艺术的,每当我想开始什么新东西,我都会想,‘这有什么意义呢,有人已经在做了,而且做得更好。’但动物标本是别人都没有做过的东西。”

师从杰米森之后,摩根为自己的公寓做了些标本,很快就有人向她预定4件标本装饰新餐馆Bistrotheque。餐馆的开张仪式变成了场派对,一个男人告诉摩根他想和她一起工作,后来摩根才知道那个男人是班克斯——涂鸦艺术家。另一名艺术家Wolfe von Lenkiewicz则邀请摩根为自己的动物园艺博会提供作品。

摩根做了一只睡在香槟杯里的老鼠,理查德·布兰森的妹妹瓦妮莎花2200英镑买下了这个作品。班克斯也在动物园艺博会上再度出现,邀请摩根为自己的画廊创作。对摩根来说,那是好运的开始。凯特·摩斯买下了一只睡在祈祷书上的蓝冠山雀,莎琳·斯皮特利买了一只知更鸟,科特妮·洛芙买了两件作品,但不断弄坏它们。“有一段时间,似乎为科特妮·洛芙修复作品占据了我所有的时间。”摩根回忆。

2009年,摩根完成了自己最大的作品《离去》——一只由三只秃鹫和一群小鸟托起的巨大飞船。德国收藏家托马斯·奥巴切特8.5万英镑买下了它。这让她在伦敦的Haunch ofVenison画廊举办了个人作品展,让她挣了足够的钱来买房子。她的下一个作品将出现在威尼斯的双年展上。

摩根讨厌朝九晚五的工作,固定的生活让她厌烦,和男友固定关系同样也让她害怕。动物标本制作对她来说才刚刚开头。“有这么多物种,有这么多不同的组合可以尝试,要做完所有得穷尽一生。我猜别人会觉得厌烦,但我从不把作品卖给动物标本买家而是艺术品买家,这让我能继续下去。”

她的想法也随着技艺的增长逐渐变得更有野心,风格则从早期的维多利亚哥特式变得更超自然。“有些矫揉,有些温暖,但挑战性不大”,她如此评价自己的早期作品,“但你必须比任何人都更早地厌烦你的作品,你需要不断改变和进化。一开始,能学到这种新技艺就足够让人兴奋,但随着观众的增多,我越来越把它看成严肃的工作,也意识到我只想做可以令自己自豪的事情,而不仅仅是往鸟的肚子里塞东西。”

相关新闻

联系我们

0371-86664577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3106203228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六,8:30-17:30,节假日休息